• Closer Watch

【疫情会让“在家办公”永久化吗?】


我注意到当地的自助洗衣店没有那么多熨过的衬衫或裤子挂在衣架上。DIY熨烫店不太可能有什么巨大的变化,但这反映出需要这项服务的人员数量并没有那么多,因为疫情已经导致很多人都在家工作。


我也注意到当地的咖啡馆在白天更加拥挤,因为在家里工作的人员,或者可能是失业的人员,都要喝杯咖啡或吃顿饭。

罗伊·摩根研究公司(Roy Morgan Research)在1月中旬对通勤数据的分析显示,与去年1月相比,悉尼CBD的人员流动水平下降了66%。这肯定会让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家办公(WFH)的趋势确实会持续下去——应该记住,最初有一段时间这是政府强制要求。

这对我们居住的方式和地点有重大影响。

我从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充满希望的商业写字楼租赁中介最近的研究中看到,对办公空间的待定需求已经回归。


但我就是不明白。大背景是澳大利亚所有CBD的实际办公室空缺都在增加,除了珀斯以外,因为珀斯的采矿业就业正在复苏。商业租赁中介仲量联行(JLL)的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澳大利亚CBD的写字楼的空置率从12.2%上升至13.3%,上升了1.1个百分点。悉尼和墨尔本的办公室空置率分别上升到11.9%和13.2%,因为企业在疫情期间减少了办公空间。


CoreLogic的最新数据显示,上个月在88个主要地方政府区域中,有85个地区的房价上涨,但悉尼CBD、悉尼西部内城区和墨尔本东部内城区的房价略有下降。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在家工作。特别是缺乏专门的工作场所,而且离配偶/伴侣、或孩子和室友很近。但Knight Frank公司预计混合安排将是最常见的工作安排。该公司预计,任何要求100%出勤率或100% WFH的规定,都可能会遭到员工的抵制。该公司预测:“关键在于灵活性,大多数公司平均每周在办公室工作2-4天。”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罗伯特·弗里斯通(Robert Freestone)最近发表评论指出,近几十年来,居住和工作的地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遥远。但他补充说疫情爆发意味着在家工作受到了“深远的刺激”。他指出,疫情对分散城市化的批判性反思提供了新的动力。分散城市化概念可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早期能源价格的急剧上涨时期,随后在家工作的想法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电信革命的曙光中重新出现。


弗里斯通建议,澳大利亚的税收减免政策不包括为提供家庭办公室而进行的房屋翻新的资本成本。弗雷斯通说:“然而,这些改进对于成功在家工作非常重要。”

资深经纪人约翰·麦格拉思(John McGrath)最近告诉我,很多人已经搬到了生活方式更实惠的地方,将来也会这么做。

https://www.realestate.com.au/news/how-working-from-home-has-changed-the-property-market/?page=rea:news:post&element=traffic_driver_4%7Cslot_3&source=web


#Melbourneproperty #Landlord #PropertyMarket #InvestProperty #BuyProperty

#澳洲地产 #墨尔本地产 #房东 #澳洲地产投

0 views0 comments

© 2021 Australian Chinese Building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