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oser Watch

【澳洲的房产拥有者到底都是哪些人?】



 

一项针对住房负担能力和供应的调查显示,较年轻和较贫穷人群的住房拥有率下降幅度大于整个人口。


澳大利亚统计局家庭调查主管大卫·扎戈(David Zago)说,虽然澳大利亚的总体住房拥有率在过去20年里从70%左右下降到66%,但年轻人和低收入人群的下降更为严重。

扎戈(Zago)表示:“在中等收入的五分之一人群中,所有权比例从73%降至65%,而在第二低收入的五分之一人群中,所有权比例实际上从68%降至61%。”


“对于 35-44 岁的人来说,它从 73% 下降到 61%,而对于 25-34 岁的人来说,它实际上从 52% 下降到了 37%。”

尽管借贷成本下降使偿还贷款变得更加容易,但房屋所有权多年来一直在下降,因为更高的价格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存款,而越来越多的人无法负担得起。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收入和住房调查显示,房屋总拥有量从 1995 年的 71.4% 下降到 2018 年的 66.2%。


但扎戈(Zago)先生在调查中引用的数据是基于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收入和住房调查。 它们清楚地表明该国过高的住宅价格正在加剧不平等。


悉尼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加布里埃尔·梅特卡夫(Gabriel Metcalf)上周表示,这一点很重要,不仅是因为负担不起的住房会“明显”影响社会公正,还会阻碍城市的发展。


在周一的公开听证会上,工党议员马特•西斯尔思韦特(Matt Thistlethwaite)问道,“该系统”是否旨在推高房价,因为税收设置鼓励人们将资金投入住房作为一种资产类别。

联邦政府的国家住房金融与投资公司(National Housing Finance and Investment Corporation)首席执行官内森·达尔·邦(Nathan Dal Bon)回答说,造成房价高企的原因有很多,但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国家,从政策意义上说,它希望住房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尚未明确。


“我认为问题在于,‘我们希望在住房方面实现的关键目标是什么?达尔·邦(Dal Bon)先生说。“不管是租还是买,然后从我们认为的合适的方式来实现这些目标。”


蕾妮·罗伯茨(Renée Roberts),APRA的政策和建议,执行董事表示,该机构上个月将贷款人需要评估申请人偿还贷款能力的 2.5 个百分点的缓冲提高了 50 个基点,这可能会使最大借贷能力降低 5%。

罗伯茨(Roberts)在调查中表示:“我们预计,这将使处于贷款上限的人的最大借贷能力降低约5%。”


“我们认为,对投资者的影响将大于对业主的影响。”


其他自有住房数据显示,在过去20多年里,完全拥有自有住房的人的比例有所下降。

扎戈(Zago)表示:“过去20年里,完全拥有(没有贷款)的业主比例从40%左右降至30%,而有房贷的业主比例则从31%上升至37%。”

Source: https://www.afr.com/property/residential/home-ownership-falls-fastest-among-young-poor-20211115-p598xp


#MelbourneProperty#Landlord#PropertyMarket#InvestProperty#BuyProperty#澳洲地产#墨尔本地产#房东#澳洲地产投

5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