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oser Watch

【最新民调出炉】房市火爆的真正原因是?



创纪录的低利率以及担心房价急剧上涨错失良机的担忧,正促使澳大利亚人在繁荣的市场上购买房产。


Realestate.com.au最新的房地产买家报告显示,由低利率和政府刺激政策主导的市场状况,是现在驱动高涨买家需求的关键因素。该报告于2020年12月对6700名澳大利亚人进行了在线调查。

Realestate.com.au经济研究部主任卡梅隆·库舍(Cameron Kusher)表示,担忧错失良机的情况非常真实,因为购房者争先恐后地利用创记录低的住房贷款利率。库舍说:“我们看到寻找房产的人数达到创纪录水平。同时我们衡量需求指数(高意向买家数量)也接近历史高位。我们还看到,全澳许多地区的房价正在以相当快的速度上涨。我相信,‘担忧错失良机’目前是真实存在的,是推动购买行为的强大动力。”



空前的买家需求、创纪录的低利率和待售房源数量少共同推动房价走高,住房价格指数报告显示,住房价格在过去一年上涨了5.9%。一些经济学家预测,今年和明年的房价都将增长5-10%,一些人预测,到2022年底,房地产市场将持续繁荣,增长20%。库舍说:“尽管借贷成本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在低位,但对许多买家来说,我感到一种担忧:购买房产时间越长购买的价格就会越贵。对于最近已经卖房的买家来说,他们在市场外等待时间越长,继续错过的房价增长就越多。”

买家不再由生活阶段变化所驱。REA市场研究经理克里斯汀·霍奇森(Kirstin Hodgson)表示,目前的市场状况(主要是低利率和政府补助)是促使澳洲人考虑买房的首要因素。霍奇森女士说:“相比之下,我们上一次在2019年进行的研究中,澳大利亚人购房是受到人生阶段变化的推动,比如组建家庭、孩子离开家庭、遇到苦难或者和伴侣同居。”


这一次,市场因素影响对买房决定的影响最大,其中46%的受访者同意这一观点。其次是生活阶段转变(41%),再其次是经济原因(31%),如薪水变动或收入增加。27%的受访者认为生活方式的改变是一个因素,而22%的受访者认为是工作原因,比如开始新工作、退休或失业。

主要的市场因素是低利率,这促使四分之一的购房者考虑购买房产。这项针对澳大利亚房地产消费者的深入调查显示,政府补贴和对首次购房者的影响尤其强烈。库舍先生认为,利率是推动当前住房需求水平的一个更为强劲的整体因素。他说:“从历史上看,随着利率下降,对房地产的需求上升,这种情况现在再次出现,借贷成本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虽然澳大利亚央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排除了在2024年之前提前加息的可能性,但经济学家认为,如果贷款标准恶化,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ustralian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引入宏观审慎政策的“限制房价增速”。



经济学家还暗示,固定利率住房贷款利率今年晚些时候可能会上升。


澳洲人想要更多的空间,新鲜的空气。疫情导致人们对住房的需求发生了重大变化,包括偏好从公寓到别墅的转变。库舍尔说:“澳大利亚的房子一直都很大,卧室较多,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更频繁的在家工作,他们想要房子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

霍奇森表示,四分之三的澳大利亚人在疫情期间对住所进行了表面上的改变,而调查还显示,疫情还改变了他们认为住所最重要的特征。她表示最理想的五个特征集中在更大的空间和健康:例如更多的自然光线、更多的生活空间、更大的户外空间、更多的卧室和家庭办公空间。尤其是对购房者而言,疫情让这些特征变得更加重要。至于买家不太愿意妥协的重要房产特征,包括空调、车库、卧室数量和自然光线排在首位。


研究还表明,人们对可持续发展的房地产特征有着浓厚的兴趣。霍奇森说:“80%的买家在寻找房产时强调可持续特征是关键因素,多数买家愿意为这种特征支付额外费用。也许不出所料,太阳能电池板被列为最理想的房产可持续特性。”

城镇地区转变很真实。这一疫情已导致人口从首府城市到区域地区的流动数量创纪录,并加速了人们对城镇区域生活的兴趣。库舍说:“尽管很多人仍然想要住在市中心,但我们已经看到,人们对首府远郊地区和城镇地区市场需求的态度发生了迅速变化,购房者可以享受在家工作和在更理想的地点居住的灵活性。”

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尤其是年轻人,由于疫情的影响,正在重新考虑他们想去哪里生活。霍奇森表示,这些人中有一半正考虑搬到城镇地区,三分之一的人希望兼顾两个方面的好处,所以正考虑搬到大都市的外围通地铁的地区。霍奇森说:“城镇地区变化是真实的。我们认为,人们在理论上利用了工作场所灵活性的增加,并希望实现他们此前搁置的梦想,即为了更好的生活方式而搬到远离城市的地区。我们推测,这种‘自由度的增加’可能会导致澳大利亚人开始接受‘在任何地方工作’的趋势。时间会证明一切。”

库舍表示,问题在于这种向城镇地区的转变是否会成为一种持久的趋势,还是随着疫苗推广和城市恢复正常,大多数人会恢复到以前的生活方式。他表示:“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企业是否希望员工更经常地回到办公室。”


买家平均花费更多。随着房价的上涨,购房者计划在他们下一套房子上的平均支出也在上涨。调查显示,每两个买家中就有一个打算在下次购买时花费$40-75万澳元。平均预算金额已从2019年的$59.5万澳元升至$65.1万澳元。霍奇森说:“2020年,我们看到寻找$30万澳元以下房产的买家减少了,寻找$100万-150万澳元房产的买家增多了。”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将买家预期的平均卖房预算推高到了$65万澳元。简而言之,可以肯定地说,买家的预期随着房价的上涨而上升。



Source: https://www.realestate.com.au/news/record-low-rates-and-fomo-key-drivers-of-buyer-surge-new-survey/?page=rea:news:post&element=traffic_driver_1|slot_1


#Melbourneproperty#Landlord#PropertyMarket#InvestProperty#BuyProperty#澳洲地产#墨尔本地产#房东#澳洲地产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