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oser Watch

【房东都搞到无家可归?】维洲“驱逐禁令”+封城雪上加霜!

很多维多利亚州房东们为出租房产招租发愁。他们表示,如果投资物业依然没有租金收入,他们将面临财务困境或无家可归。

此前,州政府将驱逐禁令延长至明年3月31日,意味着即便租客不付钱也不能赶人。在封城期间,潜在租户也不可以亲自参观房产。很多房地产公司正在游说推翻这一规定。


房东奥亚·曼库索(Olya Mancuso)和伊戈尔·佩利科(Igor Propenko)在Hoppers Crossing区新建成的住宅未能在第四级的封城期间招到租客,只能靠佩利科先生的Jobkeeper维生,同时还要支付两笔住房贷款。曼库索女士说:“我们无法进行招租,因为所有的中介都关门了。我们甚至不能通过Zoom拍摄。该物业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同时我们必须向银行还贷款。我们几乎就要失去该房产,因为我们实在没有钱支付贷款。”



四级封城刚开始时,他们才过户此房。大多数潜在租户不愿意进行线上虚拟看房。直到这个星期才找到一个房客。虽然他们的银行暂时给他们的住房贷月供50%的折扣。但在封城期间,他们的财务状况仍然陷入困境。曼斯库索女士说:“他的工作是粉刷房子,而且都是粉刷空房子。即便只有他和四面墙,封城期间也不允许他工作。如果疫情期间我先生能工作,即使该租赁物空置我们也能支付住房贷款和相关费用。”

虽然他们现在有了一个租客,但他们担心Jobkeeper的削减以及租客不付房租的可能性。曼斯库索女士说:“封城政策是非常无情且不公正的。如果家庭只有我们两个人,也许还可以,但我们还有三个孩子。对一些人来说,JobKeeper的微薄收入也只够支付住房贷款和食物。我们现在很担心最终可能会无家可归。因为削减少Jobkeeper补助,我们将无力支付开销。”


同时房东还必须面临着租金下跌的问题。根据Domain数据,墨尔本第二季度公寓租金15年来首次下跌,3个月来下跌3.5%,租金中位价跌至每周$415澳元。别墅租金下跌2.3%,租金中位价跌至$430澳元。


市中心地区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墨尔本市中心的公寓租金在3个月内下跌7.2%



尽管政府以现金、土地税折扣以及负扣税等形式支持房东。但维多利亚州房地产研究所(Real Estate Institute of Victoria)负责人莉亚·卡尔南(Leah Calnan)表示,在疫情期间,这些支持还不够。她说:“如果房东没有租金收入,他们还得为每月还住房贷款筹钱。虽然他们可以申请税收优惠,但在这之前房东就会面对个人财务冲击和精神痛苦。”

卡尔南表示,房屋开放禁令应该被推翻。她说:“该禁令使很多房东陷入困境。导致他们有闲置的租赁房产,却不能出租。驱逐令延长6个月,对很多房东造成了实质性伤害。他们都在努力通过VCAT挽回自己的损失。


卫生部发言人此前表示,对房屋开放的限制是根据维州首席卫生官的建议而制定。并补充说,当人们在全州范围内走动并且在室内互动时,存在传播风险。


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没有否定考虑免除房屋开放禁令的可能性,尤其是对那些需要出售物业的业主。而关于驱逐禁令,财政部长蒂姆·帕拉斯(Tim Pallas)说:“疫情期间人们不应该担心可能会失去住所。其他一些州,包括西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和首都特区,尽管没有受到疫情的冲击,但已全部延长了驱逐禁令。”

AMP Capital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肖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如果房东无法偿还住房贷款,他们有可能会无家可归。他说:“此时一些房东在承担着很大的风险,特别是那些将自己的家庭住宅与投资房产的债务相锁定的房东。”

奥利弗博士表示,最好还是要先防止那些没有资产的人破产。他说:“从根本上说,最好是保护租房者免于无家可归。但一方面,投资者需要财产产生效益,所以政府必须对此做出反应。但同时,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对经济的影响。如果不实施驱逐令,那么整体社会的成本将非常可怕,所以不可能取消驱逐禁令。”

由于禁止驱逐、租金下跌和移民人数减少,将共同影响维多利亚州的房价。但奥利弗博士表示,为了避免更大的灾难,这样的平衡取舍是值得的。他说:“这阻止了整体社会紧张情绪大幅增加。如果可以的话,那些社会地位稍高的人有责任尽其所能提供帮助。”

Source: https://www.domain.com.au/news/victorian-landlords-fear-homelessness-financial-trouble-amid-bans-on-inspections-and-evictions-988630/


#Melbourneproperty #Landlord #PropertyMarket #InvestProperty #BuyProperty

#澳洲地产 #墨尔本地产 #房东 #澳洲地产投

© 2021 Australian Chinese Building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