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oser Watch

【工资增长只1.4%实在太低】央行说还不能涨息!



央行行长菲利普·洛维(Philip Lowe)表示,工资增长需要“实质性的”增长,央行才会考虑停止其超宽松的货币政策。

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商业峰会上发表的上述言论,与债券市场的观点相左。债券市场正在考验央行是否承诺在未来3年将现金利率维持在0.1%的设定水平。洛指出,债券市场的价格反映出,现金利率最早可能在明年晚些时候就上调,然后在2023年再次上调,但他表示,这并不是“我们的预期”。要想让债券市场定价正确,就需要通胀率可持续地高于2%至3%,而工资增长必须可持续地高于3%。他说:“证据强烈表明,这不会很快发生,这需要劳动力市场的吃紧状况持续一段时间。预测需要多长时间本来就很困难,所以有不同观点也正常。但我们的判断是,在2024年之前,我们不太可能看到工资增长与通胀目标相符。”


洛博士还指出,目前工资增长为1.4%——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在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也很低。他说:“然后疫情爆发导致了进一步的下降。这种下降意味着,我们距离工资增速超过3%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关注通货膨胀

洛博士说:“我们会继续密切关注这些预测,但在调整现金利率之前,我们希望看到实际通胀结果与目标相符。要想让通胀可持续地维持在2-3%的目标区间内,工资增长就需要明显高于当前水平。这是我们评估的基础,我们认为至少2024年之前,现金汇率很可能会保持在目前的水平。”


洛表示,央行的行动不仅仅是为了实现2%以上的理想通胀率。这与在澳大利亚实现最大可能的可持续就业水平同样重要。失业是一个主要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央行委员会高度重视恢复充分就业。



房价上涨令人担忧

在一场演讲中,洛博士也谈到了房地产市场,因为低利率已经提振了房地产价格。他承认,高房价“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并指出,高房价与停滞不前的工资并不是一个健康的组合。央行没有以房价为目标,但除了加息之外,央行和其他监管机构还有其他工具可供选择,比如收紧贷款标准以限制繁荣。他说:“更宽松的标准将增加中期风险,加大价格的上行压力,因此会引起担忧。反映这一点的是,金融监管委员会(Council of Financial regulatory)表示,如果贷款标准恶化、金融风险增加,该机构将考虑可能的应对措施。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这么做,但我们正在仔细观察。”

洛博士也对商业投资缺乏感到遗憾,但承认“没有什么神奇的因素”。他说:“要从疫情中持久复苏,就需要企业投资的强劲和持续增长。这不仅将在未来几年为总需求提供必要的提振,还将有助于建立支持未来生产所需的资本存量。更强劲的投资还将支持生产率更高的劳动力,以及表面和实际层面提高工资。”

Source: https://www.afr.com/business-summit/reserve-bank-governor-pushes-back-against-bond-market-20210310-p579a4


#Melbourneproperty #Landlord #PropertyMarket #InvestProperty #BuyProperty

#澳洲地产 #墨尔本地产 #房东 #澳洲地产投

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