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oser Watch

【全澳各州疫情后租金大盘点】投资须知!

Updated: Dec 15, 2020



澳大利亚自疫情达爆发以来,包括一些首府城市在内的很多地区的租房可负担性有所提高。


最新分析显示,疫情是如何扰乱了澳大利亚的租赁市场的,许多城市的租金都出现了下跌,但本周发布的租金负担指数(RAI)发现,对于所有首府城市的低收入者来说,租金仍是难以承受的。


该年度报告着眼于不同收入群体的新租赁协议和支付能力,这些收入群体包括失业者、退休人员、双收入家庭和单收入家庭。它由本迪戈和阿德莱德银行,SGS Economics & Planning,National Shelter和the Brotherhood of St Laurence共同发起。

该调查发现对于失业者群体,在首府城市靠JobSeeker补助谋生的澳大利亚人,房租占其收入的42%至69%。尽管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550澳元疫情补助款基本上把单身人士每两周$565.70澳元的失业救济金基数翻了一番,但情况还是如此。


National Shelter的执行总裁阿德里安·皮萨斯基(Adrian Pisarski)说:“这显示出我们的租房可负担性问题有多严重。即使收入翻番,澳大利亚也没有一个地方的JobSeeker资助者能够负担得起房租。”

人们普遍认为,如果低收入家庭在住房上的支出超过其总收入的30%,他们就会面临住房压力。情况将可能进一步恶化,因自报告完成以来该群体收入已经恶化,补助款在9月25日降至$250澳元/两周,并计划从1月1日起进一步降至$150澳元。皮萨斯基先生表示,政府对社会保障房和经济适用房的投资需求很大。他说:“现在是时候了,因为澳大利亚的借贷成本非常低。

如果不采取行动,住房系统失灵的最终结果将是无家可归者急剧增加。”

SGS Economics & Planning合伙人艾伦·威特(Ellen Witte)表示,约$78亿澳元的投资可在四年内创造1.55 - 1.8万个就业岗位,增加3万套社会保障性住房,还有翻新旧屋。疫情对租金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大墨尔本地区(下跌7%)、大霍巴特地区(下跌6%)和大布里斯班地区(下跌6%)的房价跌幅最大。威特表示,今年3月至6月,澳大利亚各地的租金下降了2%至7%。


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阿德莱德、霍巴特和珀斯的租金价格均有所下降,但由于远程工作的兴起,租客开始向城镇区域转移,导致包括昆士兰州在内的这些城镇地区的租金价格上涨。威特说:“霍巴特仍是澳大利亚负担性最差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阿德莱德,在首府城市中排在第二。”


该报告发现,霍巴特的租客平均家庭收入为每年$6.6万澳元,如果按租金中位价计算,他们将支出约31%的收入在房租上。相比之下,大珀斯地区(Greater Perth)的这一比例仅为21%,而珀斯是首府城市中可负担性最高的城市。

塔斯马尼亚城镇地区的可负担性依然在恶化,该州是可负担性最差的地区,其次是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城镇地区保持相对不变,而西澳大利亚州的租金可负担性略有下降。

大悉尼地区

租赁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10.83万澳元,这意味着按租金中位价计算,他们在租金上花费其收入的24%左右。

一般来说,普通家庭从中央商务区到霍恩斯比、布莱克镇、利物浦和坎普西等地区的通勤距离为15 - 40公里,才能找到“可接受的租金”。Kingsford区和Daceyville区是CBD半径15公里内唯一租金可接受的地区。自从上次报告以来,悉尼北部和东部的几个地区已经变得“适度的租不起”,包括Maroubra区, Mossman区和Clovelly区。

然而,一些地区已经提高了可负担性。在Parramatta区和西北部的许多地区,一年前还“有点难以负担”。例如West Ryde区,Parramatta区和Westmead区,现在已经变为“合理的可负担性”。内环西部的一些地区也是如此,包括从Stanmore区到Ashfield区。市中心海港的地区是可负担性最好的地区之一,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



大墨尔本地区

租房者的平均家庭收入为每年$9.7万澳元,如果按租金中位价计算,租金支出比例达到约22%。在过去的一年里,墨尔本的市中心、内环东北部地区和高等教育地区的租金可负担性都有所提高。

以前人们负担不起或适度负担不起的地区但现在都变为可以接受,包括墨尔本CBD、West Melbourne区、Southbank区、South Yarra区和Carlton区。这种模式一直向东南延伸到Hawthorn区, Malvern区和Glen Iris区。

同样的情况也可以在墨尔本东北部的Alphington区和Ivanhoe区附近看到。虽然内环地区有所改善,但位于中环东北部地区,如Kew East区、Balwyn North区和Eltham South区,一直到Warrandyte地区的租却恶化了,从一般难以承受变成了难以承受。其他可负担性下降的地区包括墨尔本西部的Airport West区和Keilor Park区。东部的Ringwood区,Springvale区和Elsternwick区。

墨尔本外环东南部地区的租金可负担性也在下降,Cranbourne区和Pakenham等地区从可负担得起转变为可接受。沿海位置包括Brighton区、Brighton East区、Hampton区和Beaumaris区仍然无法负担。


大布里斯班地区

平均年收入$9万澳元的租房家庭,如果按租金中位价计算,支出收入的23%在租金上。

在East Brisbane地区和Toowong等内环、中环地区,租金的可负担性正在不断恶化,从可以接受到难以承受。布里斯班中央商务区西北部的Samford Village 附近地区,从以前的负担不起,到现在已经严重负担不起。但在一些中远距离地区,人们的可负担性有所改善,Ashgrove区和Murarrie区从“难以承受”变成了“适度难以承受”。Alderley区、Hendra区和Mansfield区自上一份报告以来也从适度负担不起转变为可接受。

大阿德莱德地区

阿德莱德租房家庭的平均收入为$6.79万澳元,如果按租金中位价计算,总收入的26%将用于支付租金,使该市成为澳大利亚第二查可负担性的城市。

在阿德莱德,几乎所有的内环、中环地区现在都是从中等程度的负担不起变为负担不起。但自上一份报告以来,许多东部地区的住房可负担性有所改善,包括Urrbrae区、Myrtle Bank区、Glenunga区、Beaumont区和Burnside区,从极端难以承受变成了严重难以承受。东北部的一些地区,如Salisbury Heights区和Brahma Lode区已经从适度的难以承受转变为可以接受。

阿德莱德沿海地区从West Lakes区到南部的Hallett Cove区的租金从难以承受到轻度的难以承受。


大霍巴特地区

霍巴特的租房家庭平均收入相对较低,为每年$6.6万澳元,加上出租房源较少,导致这里是澳大利亚可负担最差的首府城市。如果按租金中位价计算,普通家庭要支付约31%的收入在租金上。


大霍巴特仍是澳大利亚唯一一个平均收入家庭租金负担能力低于100这一关键门槛的首府城市,其RAI评分在2020年6月仅为96。


疫情爆发行显著提高了该市几个地区的可负担性,包括central Hobart区、South Hobart区、Taroona区、Geilston Bay区、Risdon区和Lindisfarne区。这些地区已经从极度负担不起转变为严重负担不起。Hobart区、Sandy Bay区、North Hobart区和Kingston等地区的租金仍然维持在负担不起。

值得注意的是,霍巴特唯一可以接受或承受得起的是Granton区、Gagebrook区、Bridgewater区和Brighton等地区。

首都地区

在首都地区中,可负担性保持稳定或开始改善,这里平均租房家庭年收入为$10.3万澳元。

对于一般的首都地区租住家庭来说,这个地区被认为是比较难以承受的,但也接近于可以接受的水平。在过去的一年里,Central Canberra区的租金可负担性有所改善,从负担不起变成了适度的负担不起,Gungahlin区从适度的负担不起变成了可以接受的。对于普通的租赁家庭来说,Tuggeranong区和Woden区仍然有些难以承受。

由于整体高收入劳动力推高了房租,低收入家庭面临的房租负担尤其沉重。与其他地区/州相比,如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疫情并没有降低该地区的房租。

本文源于: https://www.realestate.com.au/news/australias-most-affordable-cities-for-renters-revealed-how-coronavirus-has-changed-the-renting-landscape/


#Melbourneproperty #Landlord #PropertyMarket #InvestProperty #BuyProperty

#澳洲地产 #墨尔本地产 #房东 #澳洲地产投

© 2021 Australian Chinese Building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