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oser Watch

【不会吧? Moody’s报告说悉尼房价可能会降?】


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模型显示,尽管挂牌量增加,但由于价格飙升,悉尼的住房负担能力预计将恶化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评级机构预测,如果房价仅上涨 4.6% 或房贷利率仅上涨 42 个基点,悉尼将达到 10 年来最糟糕的负担能力。


根据 CoreLogic 的数据,这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发生,因为仅在过去的四个星期里,悉尼的住宅价格就已经上涨了 1.7%。

Moody’s 分析师普拉蒂克·乔希 (Pratik Joshi) 写道:“悉尼正在承受十年来最糟糕的负担能力。”




“我们预计,在 2021 年剩余的时间到 2022 年初,住房负担能力将继续温和恶化,因为房地产价格将继续上涨,而房贷利率和家庭收入将基本保持不变。”

AMP Capital 首席经济学家肖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日益恶化的负担能力将减少买家数量,最终导致价格下跌。


“负担能力可能已经是减缓价格上涨速度的一个因素,”他说。

“不断恶化的住房负担能力只会让人们更难进入房地产市场,而且从历史上看,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大多数周期性上涨的消亡都与负担能力的恶化有一定关联。”


如果房价上涨 15% 或房款利率攀升至过去 10 年的平均水平 4.79%,Moody’s 预计全国范围内的负担能力将达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如果房价上涨 15%,用于偿房贷的收入份额将超过澳大利亚过去 10 年平均 28.9% 的峰值。


Moody’s 将住房负担能力计算为平均家庭收入借款人需要偿还新房贷的比例,该比例基于房屋销售价格中值,在 25 年的本息还款期内采用 80% 的贷款价值 (LVR) 比率 ,以及等于澳大利亚央行公布的自住业主平均贴现可变利率的贷款利率。

平均而言,拥有两个收入者的澳大利亚家庭在 9 月份需要每月收入的 25.1% 来偿还每月的房贷,高于 2 月份的 24.6%,略低于 25.8% 的 10 年平均水平。


在悉尼,新借款人需要家庭收入的 35.4% 来支付抵押贷款,远高于墨尔本所需的 28.3% 和布里斯班的 20.6%。

“在悉尼和墨尔本,用于偿还新房贷的家庭收入借款人现在比过去十年的平均水平还要糟糕,”乔希(Joshi )先生写道。

“我们的模型显示,家庭收入必须大幅增加才能显着提高负担能力,尤其是在悉尼。”


如果房贷利率上升 25 个基点,Moody’s 的模型显示,悉尼的购房者将需要家庭收入的 36% 以上来支付贷款,而墨尔本的购房者则需要约 29%。


在全国范围内,这一小幅上涨将使借款人需要偿还的家庭收入份额增加到 25.8%。

奥利弗(Oliver )博士说,负担能力下降最终可能导致抵房贷压力。

“当人们在负担能力较差的情况下进入房地产市场时,他们会支付更高水平的房贷,这可能会导致房贷压力、潜在违约和其他问题,”他说。

Source: https://www.afr.com/property/residential/sydney-s-housing-affordability-nearly-the-worst-in-a-decade-20211025-p592uh


#MelbourneProperty#Landlord#PropertyMarket#InvestProperty#BuyProperty#澳洲地产#墨尔本地产#房东#澳洲地产投

0 views0 comments